伟德体育1946

菜单

灿烂之极归于平淡——宋承德的写意花鸟画

2019.08.03

admin

未知


喜庆(国画)180×180厘米1997年宋承德

深圳画院画师宋承德是一位写意花鸟画家,他初期受俄罗斯艺术影响,从素描入手,研习油画,尤得益于西画的光影与色彩,后对中国画产生兴趣,受到吴昌硕、唐云、来楚生等人影响,开始体验传统绘画的笔墨。1986年,宋承德进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修,专攻写意花鸟,在传统方面打下了坚实基础。经过不断地探索与实践,他的作品形神兼具,在含蓄、凝练的笔墨色彩中,蕴含着大自然的昂扬生机,表达出特有的艺术个性。

宋承德有深厚的家学传统,他的作品体现了正统的文人雅趣。梅、兰、竹、菊、荷花、杜鹃是他较多描绘的题材,其余还有水仙、牡丹、芍药、山茶等,展现了他幽雅清逸的生活情趣和恬淡舒展的情怀。簕杜鹃是宋承德最重要的创作题材,它们用色明艳,构图饱满,尽显南国植物旺盛的生命力。在这些作品中,有的簕杜鹃艳丽如火,如《特区之花》中大片火热的红色层层叠叠,厚重中展现旺盛生机,诗意般再现了特区的火热年代;有的喜庆祥和,如《喜庆》中的簕杜鹃和紫荆花藤蔓缠绕,色彩缤纷却又和谐统一,象征深港一家亲;有的灿若夏花,如《朝霞》中乱点碎红团团簇簇,枝条遒劲,杂而不乱,平实中孕育希望;有的生机盎然,如《凉台上的簕杜鹃》一枝独放,傲立群芳,又清雅可人。在他的作品中,《纳库鲁湖上的白鹈鹕》《长颈鹿》《斑马》《火烈鸟》等,也别具一番趣味。这些作品是2009年宋承德一行随深圳文化交流代表团赴非洲进行文化交流,返回深圳后创作的。无论是对于鹈鹕、长颈鹿、斑马等新物象的写实描绘,还是整体意境的抒写,都颇见功底。尤其是《白鹈鹕》一作,鹈鹕形象写实又虚实相间,有立体感的圆笔铺陈出波光粼粼的水面,几笔写意的水草让整个画面多了几分诗意的灵动,笔触轻松不漏痕迹,画面统一和谐,所透露的意境让人向往;《斑马》以浓墨写就,而斑马身上的斑纹以写实造型,周围的环境则用复色的黄褐色一扫而过,几笔墨草趁颜色未干之时轻松写就,烘托莽莽苍苍的场景氛围;《乞力马扎罗雪山》用大笔刷出微妙的色彩变化,衬托出雪山的晶莹剔透和庄严圣洁,几只苍鹰在天空翱翔,下方墨褐色的植物在风中摇曳,纯净高远、辽阔寂寥,称得上意境风景画中的杰作。这批作品形象写实又富有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和笔墨,拓宽了传统花鸟画的范围,为传统绘画注入了新的活力。

宋承德的作品既注重画面的整体意境,也注重笔墨形式的呈现。在他笔下,枝条纵横、穿插有序、繁而不乱,挺拔而有韧性,如《梅花图》中没骨的叶片、花卉,在似与不似间墨韵酣畅,笔墨的虚实、节奏,与造型互相照应,画面顿觉生机灵动。除此之外,宋承德的花鸟画在吸收、融合西画色彩的同时也丰富了表现力,如《春晖》中的簕杜鹃在墨、水间以杂色拓宽红色的层次,先以曙红淡染,后用胭脂红间以复色,再以淡红色夹杂藤黄衬托,复色运用酣畅自如,丰富的灰色层次使红色这种最容易被人画出火气的颜色浑厚中更见雅致,色彩富有变化且层次分明,颇有杜甫诗中“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的意境。

宋承德的花鸟画还体现出与中国文学,特别是传统诗词的审美趣味交相辉映的特点。其作品题跋中多配有唐诗宋词元曲,间或题注清人高士奇花卉论著《北墅抱瓮录》,多为配合画面意境、阐释自己的心迹情怀。他的书法兼采徽宗瘦金书、魏碑及《石门铭》《石门颂》之长,提毫着力,笔力劲健;侧锋取态,具清拔之气;点画秀妍,气行流畅。

总体而言,宋承德的花鸟画空灵、清简,构图简约疏朗,用笔纵逸跌宕,赋色清新素雅,画中不见惊人之笔,却蕴涵着昂扬的精神,这种风格是画家深厚的传统功力和艺术修养的自然流露。作为一代画坛大家宋吟可之子,宋承德在创作上一直没有停止探索与追求,他热爱生活,关注生命,追溯传统情怀并追求创新,从更深层次上弘扬传统文化,这在当今时代,实属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