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1946

菜单

艺德笃诚 文脉庚续——姜祖禹的书法情怀

2019.08.03

admin

未知


◎只有放下名利心,回归艺术本身,把艺术作为自己的终极追求,这样才可能摆脱各种羁绊,在艺术上登堂入室,掌握更多的艺术规律,取得更高的成就。

姜祖禹,自幼习书,曾受教于吴兰第、张伯英、华世奎等书法名家,遵师教诲,精研碑帖,五十余年矻矻以求,成就了他的书法造诣。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说: “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 ”文字是书法的载体,书法是文字的艺术表达。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池瑜认为,书法不仅是写字,同时还是一种文化。学书法就是学中国传统文化,在书写诗词文赋的同时,也是在学习古人的道德精神。书如其人,人品高,书品不能不高。书法是书法家心灵的轨迹、精神的写照、思想的心电图。姜祖禹的人品和书品是一致的,看他的书法就能知道他朴厚、诚恳和勤奋的人品。清人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写道:“学书不过一技耳,然立品是第一关头。品高者,一点一画,自有清刚雅正之气;品下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横刚暴,未免流露楮外。故以道德、事功、文章、风节著者,代不乏人,论世者,慕其人,益重其书,书人遂并不朽于千古。 ”这也是最为恰当的对姜祖禹书品和人品的注解。

明人项穆在《书法雅言》中说:“大要开卷之初,犹高人君子之远来,遥而望之,标格威仪,清秀端伟,飘飖若神仙,魁梧如尊贵矣。及其入门,近而察之,气体充和,容止雍穆,厚德若虚愚,威重如山岳矣。迨其在席,器宇恢乎有容,辞气溢然倾听。挫之不怒,惕之不惊,诱之不移,陵之不屈,道气德辉,蔼然服众,令人鄙吝自消矣。 ”这也正如姜祖禹书法作品,通过远观、近察、细品,可看到他端伟、雍穆、器宇轩昂的栩栩如生的形象向观众走来。

姜祖禹一辈子钟爱并孜孜不倦研习书法,以达“发奋忘食,乐以忘忧”之境。而且他对书艺的钻研非常深入,篆、隶、行、楷、草均有涉猎,投入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 ,他立足传统,重视临习,取法多样,功力深厚。

姜祖禹早期书法,规规矩矩,一丝不苟,从不颟顸;楷书既学习魏碑,取其雄浑开阔;又学习唐碑,精研颜欧,取其典雅精致。字字雄强有力,又不失温润。隶书以汉代经典《曹全碑》筑基,又掺以《史晨碑》的浑朴、《礼器碑》的典雅,达到了大气安静、静谧中含阳刚的境界。姜祖禹曾说:“颜欧柳赵、王羲之是书法史上不可逾越的高峰,诗写不过唐,词写不过宋。我们必须敬畏古人、老老实实向古人问学。要下大力气研习书法的法度、笔笔要有出处。”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认为,姜祖禹在张伯英等老师的影响下,更偏重于魏碑风骨和唐楷法度。他的大楷、小楷,都呈现端庄刚健、雄浑、吐纳、方厚、清俊的格调。法先人而为我用、师造化于抒己情。他特别遵守法度,但不拘泥于古法,而且有变法的倾向。在遵循法度的基础上的变法是应该鼓励的。他求变的艺术追求主要表现在行草书方面,有的行草书甚至接近于改革开放初期流行的那种现代书法,像“留得残荷听雨声”,那个“雨”字像画一样,有下雨的感觉,而且“留”字写得比较厚重,他是有意变化。“姜祖禹的隶书写得平和、优美,工整、有力。他借鉴魏碑的笔法强化了隶书的力度,把魏碑比较尖锐的转折笔法用到楷书上来,这就是创新。”陈池瑜如此评说。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徐沛君,在看姜祖禹书法作品的时候,徐沛君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姜祖禹的以碑入帖,把帖学的笔法引入到行草书的创作中去,让草书那种流畅、洒脱的笔划融入一点碑学方硬的东西,在流畅华丽的同时有一种金石气,是追求一种大气。姜祖禹的行草把两者的特点结合在一起,给人印象非常深。他心态真诚、敬畏传统,不刻意追求个人风格,作品敦厚、文雅,没有浮躁气。哪怕是宁可显得刻薄一点,也不追求一般意义上的赏心悦目,而是以拙朴大气为重。

姜祖禹的书法还体现出了一种力的美,力在书法艺术审美当中是不可缺少的审美要素。力的美体现在书法的线条当中,也体现在书法的结字上。力是一种旺盛生命的体现,呈现出勃勃生机。线条的力度是书法的生命,力度弥漫出精神抖擞、昂扬向上的气势。正是这种饱满的气贯穿在书法作品中,我们才得以感受到遒劲俊拔、沉雄刚健、朴拙生涩。姜祖禹充满旺盛的生命力和正大气象的作品,给予观者精神上的享受,这是姜祖禹书法体现出来的风格特点。清朱和羹在《临池心解》中讲: “字以骨力为主。 《书谱》所云‘众妙攸归,务存骨气’也。 ” “强其骨、张其力、聚其气”是姜祖禹书法的艺术特点。书法的骨力来自于他学碑的积淀和滋养。

姜祖禹喜爱书法纯粹是出于个人兴趣,不慕荣利,可以说他是把书法当成了自己人生的一大乐事。正如欧阳修在一则笔记中描述的状态: “苏子美尝言: ‘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 ’然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馀。 ”“借用这段话形容姜祖禹也是恰当的。 ” 《艺术市场》杂志主编续鸿明如是说。

姜祖禹沉静、笃诚,在书法艺术天地里辛勤耕耘,可谓只傍清水,不染俗尘。心归自然,大道如常。艺术是一生的修行,是生命的延续。他深具追求艺术的纯粹心,钟爱、敬畏经典的虔诚心。这正是他追求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生活理想和人生境界的表现。在中国书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郑晓华看来: “姜祖禹尊重经典,一笔一画,严守法度。经过长期修炼,厚积薄发,再逐渐融入性情,自成面目。他这样的一种治学的方法对于我们书法界有积极倡导意义。 ”当前书法界在市场经济名利思想的影响下,特别是一些年轻的书法家,过早的追求变化,学了一点点经典就寻求“创新” ,根底不够,结果有的越写越差,离经典的精神越来越远。“应该说姜祖禹的展览具有某种范式的意义。虽然他英年早逝没有达到顶峰,但是已经入古于心,展现了传统的魅力。 ”郑晓华说。

姜祖禹的作品所展现出来的淡泊名利的人格风范、至纯至真的艺术情怀,对我们书法同道有教育启发意义。因为只有放下名利心,回归艺术本身,把艺术作为自己的终极追求,这样才可能摆脱各种羁绊,在艺术上登堂入室,掌握更多的艺术规律,取得更高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