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1946

菜单

张仃《鹰嘴岩》赏析

2019.08.03

admin

未知


鹰嘴岩(国画)136×68厘米1990年张仃中国美术馆藏

张仃(1917—2010),辽宁黑山人,1950年任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主任、教授,曾领导中央美院国徽设计小组参与国徽设计。1955年参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筹建工作,1957年调任中央工艺美院第一副院长,1981年任中央工艺美院院长。张仃创作广泛,涉及漫画、壁画、邮票设计、年画、宣传画、水墨画、书法等诸多领域。

创作于1990年的《鹰嘴岩》,以“江南万重山,匡庐乃出万重上”的庐山名峰鹰嘴岩为描绘对象。明代博物学家、诗人谢肇淛曾说“庐山形胜甲于江南”,属典型的江南意象。但张仃描绘的重点,并非“银河倒挂三石梁”的庐山瀑布,而是令白居易“见君五老峰,益悔居城市”的峰峦:

鹰嘴岩,匡庐名峰也。因长年多云雾,游人难窥全貌。昔年车行匆匆过此,惊其奇峻。庚午冬,忆写其意。他山张仃于京华。

以线为骨的焦墨语言

作品《鹰嘴岩》中的焦墨语言看似简单,但因主要以线与点进行结构,辅以干笔皴擦,点线几乎是唯一的技法手段,无处藏拙。石涛说:“笔枯则秀,笔湿则俗。”但也正是这种书写性,使焦墨充满了生命的律动。黄宾虹认为,根本在于“其用笔功力之深”。张仃一生,无论是何画种,都强调以线为骨,强调“笔”的作用,但将“笔”的功能发挥到极致的,无疑是他的焦墨画。画家笔下的鹰嘴岩,巉岩盘盘,云起谷底,松挺瀑飞,已由写景而近乎写意,是其焦墨山水盛期的面貌。

知白守黑

水墨画中,所谓“墨分五色”:焦、浓、重、淡、清,以焦墨为首,是墨色的极致,墨中几乎不含水分,与“白”为色度的两极。从而,唯有以“计白当黑”“知白守黑”的哲学观念去把握,才可能充分发挥其表现力。

峻骨风神

因为故乡与时代的缘故,张仃对山石树木怀有与生俱来的感情,并不喜欢小桥流水的雅致情怀。通过写生,他重新打通了自然与山水画的联系。同时,以现实景物为基础,以对自然的神往与崇敬为支撑,唤醒了坚实厚重、风骨雄强的北派山水。所以,美术史论家水天中认为,张仃是对山水画“中兴”有贡献的画家。《鹰嘴岩》所写虽为“江南意象”中的名山,但其峰峦叠嶂的气象,更多北派山水的峻骨风神。

张仃的焦墨山水,不只是气象峥嵘,还充满舍弃用水的丰富变化后,那种单纯的笔法魅力。陆俨少曾对张仃的艺术心生感慨:“能以枯笔干擦作山水,树石真气内涵,而融液腴美,不见其燥,斯亦奇矣。”吴冠中则赞美他的焦墨画是《张仃清唱》:“张仃愈来愈追求艺术的纯度,用艺术的纯来表现眼花缭乱的大千世界。他的焦墨从小学生的棉书纸出发,走上了丈二匹,尽管巨幛大幅,千山万水,作者仍死死抓紧了一个纯字。”

《鹰嘴岩》以写实的手法,传达出作者对大自然的感受。对画家来说,“外师造化”与“中得心源”,永远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不可偏废。对张仃来说,其焦墨山水,正是借个人写生过程中的独特感受,坚持用这局限性极大的墨法,变更了传统山水画中某些陈规与程式,开创出新的审美样式,并因其焦墨山水的非凡创造,几成焦墨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