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体育1946

菜单

游目骋怀——谢稚柳《草原牧歌》作品赏析

2019.08.03

admin

未知


草原牧歌(纸本水墨设色) 谢稚柳

  著名书画大家、书画鉴赏家谢稚柳原名谢子棪,又名谢稚,室名壮暮堂,号壮暮翁,江苏常州人。师从钱名山,追摹陈洪绶绘画,并上溯宋元。1929年结识张大千,并与1942年随其赴敦煌研究莫高窟艺术,共同临摹壁画。曾任上海市文物保护委员会编纂、副主任、上海市博物馆顾问、中国美协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中国书协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著有《敦煌石室记》 《敦煌艺术叙录》 《水墨画》等,编有《唐五代宋元名迹》等。谢稚柳早年多工笔细写,设色明雅,用笔隽秀,清丽静穆。晚年喜用落墨法,纵笔放浪,墨彩交融,呈现浓郁浪漫的诗境。其诗词造诣亦深,诗画交融,格调天成。

  《草原牧歌》一画将内蒙古草原牧歌的春日生机尽致呈现,画家用青绿设色描绘出淡雅简远的意境。低缓的丘陵上,二人马上骑行,人马勾勒笔法精严,神貌一丝不苟,在隽秀典雅之中融会古法。谢稚柳一生画风多变,此画为其工笔细写时期之作。画面构图出新意,中下部大面积铺展草原图景,地势高低起伏,变化微妙丰富,满目青葱。上方留白处天空所占比例则较小,给人以野旷天低、一目澄然的畅怀意象。风和日好,骏马骁腾,静观此画予人以宁静之感。画面温婉雅丽,深具中国传统文人画风骨,笔墨细腻,风雅脱俗。谢稚柳热衷于古画观摩,他将浓郁的人文气息与自然山水完美结合,使得画作具有宋元绘画的朴拙气象并自成风貌。

  草原是游牧民族赖以生存的土壤,它滋养着整个蒙古地区的文明。千百年来,一代代蒙古族人在草原上形成草原文化,守护着草原文脉。 《草原牧歌》以清雅的水墨设色来表现美学意境,以层层渐进的着色和浓郁的笔墨描画草原的生机和壮阔,在虚实转承中构筑天人合一的和谐之貌。画面中,骑马二人将观者引入一个寂静虚空的场域,让人可以凝神于一草一木的诗意和灵性,如同置身于广阔宇宙之中的微观描绘。在运笔方面则采用工笔细写,细腻却不失大度,行笔之间尽显张力。整体画面被布局为三个层次,中间的山峦草原占据视觉主体位置,笔墨铺陈出山峦丘陵的俊美。地势起伏,满目葱茏,草甸如毛发般顺畅,一片生机盎然。画面下方是略微泛青的黄色土地,间或一簇草木丰隆,昭示着生命的绽放,山体和草原以石绿淡染,局部山岩和裸露的土地则施以赭石,形成冷暖对比。画家在天地之间仅以留白皴染处理,让伏马二人成为整体画面的点睛之笔,以静穆的氛围反衬自然的力量,同时也展现了蒙古族洒脱自由的生活方式。整体而言,土石、草木、丘壑的图景转承气韵贯通,在抑扬顿挫之中勾勒出天地的广阔苍茫之貌与天人和谐之境。宋代画论中所强调的“以画为诗”或是“以诗为画”或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性,皆在此画作中有所体现。画家以拙朴而不露雕琢痕迹的“不工之工”之美,以水墨线条之实构造畅怀闲适之境,以直抒胸臆的主题和凝练的笔墨语言共同构筑了一个意蕴丰富、气象万千的世界。

  谢稚柳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中,孜孜不倦,广泛求索,锲而不舍地攀登艺术巅峰,使得触目之所见皆为艺术。 《草原牧歌》为谢稚柳中期作品,它既有早期绘画的严谨隽永,眀雅清新,又有向泼墨画法转移的倾向。谢稚柳早期画风以陈洪绶为师,取法于宋元绘画,有文人工笔画之严谨和清新,在创作实践中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图式和风格,早期画作多以纸本设色为主,布局精巧自然,画面多留下大面积空白。谢稚柳的代表作品有《横塘野鹜》 《荷塘翠鸟》 《槲树啼猿》和《红叶彩蝶》等等。上世纪60年代前期是画家本人学习传统和体验生活的重要阶段,也是其山水画创作融古于己、面貌成熟的黄金时期, 《草原牧歌》即为1961年画家游于内蒙古时所作,此时他将多年所习宋人画格融会贯通并自成风貌。上世纪70年代,画家画风有明显转变,从花鸟山水转变到追求画理,学习南唐画家徐熙的落墨法,从而延伸出属于个人风格的落墨山水。以墨为格,率意奔放而不失法度,画风豪放,充满写意意味。在《草原牧歌》中则既有画家前期风格的精致优雅,又有后期风格的奔放浪漫,工写结合。在创作内容上,《草原牧歌》也体现了谢稚柳绘画的转型。早期绘画内容以花鸟画为主,他的花鸟画从陈洪绶入手,清新秀逸,气韵典雅。上世纪三十、四十年代以后,山水画成为他主要的创作内容。谢稚柳的山水画一改花鸟画的特点,从精致细腻转向气势豪放,以笔墨皴染展现浓墨重彩,把范宽的气势和燕文贵的笔墨融合在自己的创作之中。这一时期,谢稚柳曾赴敦煌考察壁画,丰富了笔墨线条的技巧,创作《草原牧歌》时,笔法和设墨已更为老练。谢稚柳在刻画骑马二人上不失凝重,天朗气清、休闲自在。对于草原的描绘则气势充沛,笔墨浓厚。加上他对传统的全面学习与系统研究后,使谢稚柳融合了王诜的俊爽清峭和董源、巨然的平淡天真,加之他自己潇洒出尘的笔致,作品也因此呈现出一派潇洒空灵的气象。